突然发现,如果一个国家的所有政策都在打压中产阶级,那么,赤贫者因为一无所有,既然一无所有了那么为什么要为这个国家而奋斗?富有者因为他们可以随时抽身,既然可以随时抽身了,那么为什么要为这个国家而奋斗?

所以中产阶级才是属于国家的最大财富,但是国家不是自有的,国家实际上大部分时候大部分国家都是被拥有的。。。

所以当罗马沦为了雇佣兵制(既然是雇佣兵了,那么敌人付出代价也可以雇佣),当中国不再是良家子从军(流氓怎么会在乎军队中最重要的东西之一——纪律?),那么国家的崩坏可想而知。。。不过拥有国家的人相比也不在乎这个,毕竟把国家变现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很赚的交易。

可惜的是,奴隶努力想不让自己的奴隶主破产,但是奴隶主并不在乎这一点,尤其是现在奴隶虽然实际上属于奴隶主,但是名义上并不是,奴隶主也不缺奴隶,那么为什么要爱护可以为自己创造价值的别人的奴隶呢?

至于人类?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