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如往常一样提前关灯躺下但是睡不着,于是大脑中出现了一个问题:似乎在我看到的重男轻女的案例中,女性对女性的压迫要超过男性对当事女性的压迫,比如母亲,奶奶的重男轻女现象要明显于父亲和爷爷(或许思想中父亲和爷爷的重男轻女思想还更严重)。

姑且不讨论我的这个看法是不是事实,也许事实上我的看法完全错误,我从自己的看法中看到了一个我没看到有人阐述过的地方。

即,在重男轻女现象所存在的地区中,女性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价值就是生育价值。那么在这种环境下,女性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要依托于她的生育能力,她被社会所认可的精神条件也几乎仅依赖于她的生育能力,至少在这些人的大脑中是这样的,不管是奶奶还是母亲。

那么,如果上面所述没有问题的话,对于奶奶和母亲来说,假如她们娱乐活动缺乏,同时当地生产力发展水平较低,那么,她们可以做,并且被社会所认可和接受的唯一行为就是表现自己对重男轻女思想的认可和维护,她们的物质利益来源于此,她们的精神满足感也仅来源于此。

那么,我似乎可以提出一个有趣的论调:麻将的普及可能有助于提高当地女性,尤其是弱势女性的生存条件,尤其是精神上的。

进而,将这个思路继续延伸,那么设想一个小孩,从小没啥突出之处,家庭原因社交范围狭窄,物质精神匮乏,父母工作繁忙,那么他的思想中,自己唯一的意义就是学习了。在这种情况下,万一他在学习上遇到挫折,那么他生命的唯一一根支柱就塌了,进而采取极端行为也就是一个从纯理性角度看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采取和上面考虑重男轻女问题类似的思路,这样的孩子遇到了挫折,如果恰好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他的注意力,比如电子游戏,那么他会沉迷于其中是一件很大概率的事情,而且从这个角度来说,电子游戏反而拯救了他,让他的生活不是毫无意义的。

这也是我小学期间跟着同学去网吧的原因,事实上我并不是那么喜欢打游戏,但是当时的这样的我又能从哪里找到人生意义呢?所以我万分庆幸高中的学校里有图书馆(而且使用方便),同时全年住校远离父母,让我自己找到了一部分自己生活的意义,当然在父母亲人看来我或许就是读书读傻了,呵呵。

人的生活或许就像是堆建筑材料,其中有建筑垃圾,也有好的材料,而意义就是把其中的一部分材料建造成支撑建筑的立柱,如果生活中只有学习是有意义的,那么,就像一个建筑只有一根立柱一样,立柱没有问题也就算了,一出问题就意味着整个建筑的崩塌。幸好我在自己只有一根立柱的时候找到了其他的柱子,虽然代价是我的社交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