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林斯基说:“偶然性在悲剧中是没有一席之地的。”所以必须要让一个人走投无路,让一个无罪的人走投无路,让一个无罪的人必然走投无路。

所以复旦大学的那个海归杀人会有很多人同情,甚至有发泄的情绪,因为什么?

他无罪,什么无错,他的人生的每一步都没有错,他不需要后悔,也没得后悔,所以不需要为自己过去的错误选择负责。

其次,只要他的那些无错的选择没有发生改变,那么他几乎是必然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最后,看起来他还有出路,毕竟一个拥有诸多成果的研究人员,还有在复旦的经历,但是只要熟悉国内的环境,甚至不需要熟悉国内的学术界,都可以很容易发现,他其实走投无路了。

我为什么有这么多感想?我当时也快步入了这个必然要走投无路轨道,但是我幸运,家庭负担没他那么大,所以我退学重新考研计算机,准备混吃等死一辈子。

Mastodon

看这个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