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实验代码跑出来了点东西,想到自己的实验进展几乎都是在寒假里发生的。

上学期忙活了一学期,啥进展都没有,结果寒假里在家光顾着玩了,代码一跑跑一个星期也不管,反而因为代码跑了足够久,让我发现了代码的问题所在。

想想自己不能放心像寒假那样跑的最大原因其实是老板要求一周一汇报,可是我的代码一跑就要跑一个星期。。。于是为了可以汇报,自己总是在代码跑到一半的时候就急得不行,从一些似有似无的迹象中猜测代码的问题,然后瞎改,于是我每周都有汇报,但是实际上我自己知道实验并没有什么进展。

因而想到人生有时候也是类似的情况,需要的是充足的时间来按部就班地做,做成什么样是什么样,或许进展会真的很慢,但是总是有的。

可惜很多人等不起,我也等不起。现在我还在为自己从物理系研究生退学转来计算机而遗憾,我真的想继续做物理学相关的研究啊啊啊啊啊!

但是我不能老老实实地继续,因为我不能很快的做出成果,因为我预计自己自己做出来的成果可能不大,所以即使我当时已经申请了硕博连读,我的时间也不够,博士毕业做不出东西就要延毕,即使勉强毕业也找不到学术界的工作。

去做博后?一方面确实不好申请到好的学校,一方面我如果在博后期间还是没有做出什么可以的成果呢?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想是一颗栽种在贫瘠土地上的果树,刚种下不久就被要求产出果实,还要是美味的果实,我做不到。可惜。。。或许实际上物理的学术界也不希望我这种庸才继续在里面混下去,我退出正好是一个恰当的淘汰。

我也知道,历史上的大器晚成其实才是个例,有可能我继续在学术界混下去,也很大概率做不出什么东西。

即便如此,仍然有点不甘心,希望这个社会一直在不断地进步,进步到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可以没有这种压力地自由而全面地实现自己的理想,度过自己的人生。

现在我还是继续在各种压力之下混个计算机的硕士毕业,然后随便找个差不多的工作混吃等死算了。。。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