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509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今天刷ttrss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知乎文章,人无癖不可交论。作者针对“人无癖不可交”这个判断提出了自己的另一种理解。

按照作者的理解,人生在世,是不断的和周围的人,周围的物还有所接触到的概念之间进行互动的。通过这种互动,每个人都在社会上,在自己所处的环境种留下了自己的痕迹。而这种痕迹,实际上就是马克思对于人的定义,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同时在这种互动的过程中,人也在自己身上留下了痕迹,这种痕迹就是他的自我认同的一部分。当人与人之间进行交往之时,别人就可以通过这种痕迹实现对这个人内在的自我的认知,然后找到和自己爱好相同的人,或者说同质者。如果有人没有留下这种痕迹,那么别人就无法找到他的特点,一个没有特点的人,又怎么找到共同的爱好呢?作者反思了自己在社会和自己之间建造了一度隔离墙,然后让自己在社会上很少留下痕迹,同时也让社会很难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于是没有朋友(笑),自己的意图容易被别人误解。

看完之后我第一反应是像往常一样,反思这种现象在我身上是否有出现。确实,我也没几个朋友,而且我在生活中表达出来的意图也经常被别人误读。甚至很多时候因为这种误读的存在,我提高了自己输出信息的准确度,在说一句话的时候喜欢加很多补充说明,这反而增加了误读。对比自己和周围的人,我经常羡慕别人的生活,无论是比我条件好的,还是比我条件差的,包括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别人或许很难想象有人会羡慕一个无论是家境,生活宽裕程度,家庭幸福程度,知识水平,个人道德品格都不如自己的人(当然这是我的看法,实际上他可能比我好。(唉,习惯性地进行补充说明。。。))。

很多时候我自己都在怀疑我到底在羡慕什么东西?或许羡慕的就是与周围环境的交互吧,我一直都没有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和谐的一份子,就像人迹罕至地森林里的一张桌子,两者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就是不和谐。桌子存在于森林中,桌子此时是森林的一部分,但是桌子又不是这个森林的一部分。

可是回到原本的话题,人无癖不可交论。我的理解经过了几次转变。刚开始是没有深入理解地不以为然。然后是知乎上看到了有人讨论这个话题,题主还将其理解成了人没有抽烟喝酒之类的癖好,那么就不值得交往。我当然是不认可的,但是只是很浅的存在在我的大脑中。看过了不少答主对其的批驳之后,我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不是所有说出来的话都是对的,人有癖无癖和人可不可交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又看到这个答主的理解,我的想法又有了一些转变。

首先存在这样一个理论,艺术作品是在读者接受到作品的信息并产生感想之后才完成的。所以可以延申一下,那么对于这句话的理解的这么多种理解也是很自然的。

然后就是我的理解了,不谈他的原文,即《陶庵梦忆》,单单对这句话拎出来理解。我认为,人生在世就是一个不断与周围的环境进行交互的过程。在这种交互中,人不断地接受到环境地信息,然后在这些交互中收到影响,就像一块原石在不断地打磨中形成特定地模样。这种打磨是被动的,无法避免的,所以这里这个答主提到的痕迹是必然存在的,换过来说就是没有人无癖。那么这句话就成了废话了。

与其这样说,我更喜欢《大学》中的一句话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当一个人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那么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和对于自我的判断就已经基本定型了,后面如果没有重大的打击,认识很难改变自己的想法的。就像道格拉斯·亚当斯的科技三定律里面说的那样

1)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
2)任何在我15-35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
3)任何在我35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固然这会导致人变的固执,拒绝改变,但是如果没有这个定型的结果,那么人是如何解决

我是谁?
我要到那里去?

这两个问题的?感觉知止就是找到这个定位的过程,不要求精确回答,但是要知道一个大概的、模糊的一个界限,就是这里的“止”。有了这个“止”,人就可以“定”,找到自己的位置,人生的位置,我是谁,我要去哪里。之后人心定下来了再谈其他的,自然就会更加顺利。

曾经我很好奇一个问题,科学家们做研究的时候,面对未知,怎么才能知道自己行走在正确的路上?如果要保证自己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对自己行走的道路进行不断的审视,判断。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又要怎么坚持自己的选择?一方面要坚持自己的选择,一方面又要不断对自己的选择进行严格的审视,这似乎是一个很难得问题。让我想到了我曾经很喜欢的一句话:

持如履薄冰心,行勇猛精进道。

但是这个问题似乎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解决。科学家不需要保证自己选择的路是正确的,他们只要根据自己现有的信息选出此时最正确的道路,剩下的就是坚持了。然后由大自然通过人类的寿命把选错了路的科学家们给过滤掉。

那么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我的答案是否正确不是必须的了,我只要回答出此时以我掌握的信息来说最合适的答案就可以了。